新京报讯(记者 黄哲程)8月17日晚,暴雨袭击四川省乐山市,青衣江出现百年一遇洪水,在乐山大佛景区,洪水一度淹至大佛脚面。而在乐山大佛对面的太阳岛(凤洲岛),则有1000余人被洪水围困。

 

灾情发生后,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于18日5时启动Ⅰ级防汛应急响应,为四川史上首次。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紧急调动成都、自贡、内江支队等消防救援力量增援乐山。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参与救援的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现场联络员杨长俊。据他介绍,洪水凶猛时,太阳岛上一层平房基本被淹没,因水流湍急,他们还调来800吨载重量运沙船参与救援。目前,太阳岛上被困居民已全部安全转移。

对话乐山洪水救援者:经历过的最大洪水,太阳岛被困居民全部转移

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队员乘坐冲锋舟,前往太阳岛受灾现场。受访者供图

一层平房基本被淹,居民爬上房顶等待救援

新京报:目前乐山太阳岛灾情怎么样了?

 

杨长俊:现在雨已经停了,今天岛上洪水消退,低洼地区还有积水。太阳岛上被困居民已全部安全转移,部分居民住在岛上高地,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自愿留在了岛上。

 

新京报:你们如何对乐山进行支援?现场情况怎么样?

 

杨长俊:这次我们主要负责转移岛上被困在洪水中的居民。支队共出动了34辆车、11艘舟艇,127名队员。18日早上6点,我们在支队集结,从成都出发前往乐山太阳岛对岸的沫若广场。途中在成乐高速夹江段遇到了道路垮塌,只能绕道,大约10点半到了沫若广场,随后准备登岛。

 

太阳岛是一座孤岛,位于青衣江、大渡河和岷江三江汇流的交界点,所以在这次洪涝中受到很大冲击。

 

我们到达现场时,岛上内涝严重,居民被洪水围困。岛上一层的平房基本被淹没了,房屋高一些的居民,多数困在二三楼,还有的爬上了房顶等待救援。

 

太阳岛上有一个拜佛台,地处岛上高地,我们来的时候,洪水漫上了二级台阶。拜佛台隔着江的对岸就是乐山大佛,水面当时已经到了大佛的脚面。

对话乐山洪水救援者:经历过的最大洪水,太阳岛被困居民全部转移

太阳岛被困居民乘坐冲锋舟前往安全地带,冲锋舟背后就是乐山大佛。受访者供图

冲锋舟无法渡江,现场调来运沙船

 

新京报:你们是怎么开展救援的?

 

杨长俊:到达现场后,我们了解到岛上很多居民被困在家中,物资短缺。现场指挥员根据救援人数,把我们分成4人一小队,携带饮用水和食物,乘坐冲锋舟前往岛上救援,挨家挨户搜救被困的居民。

 

我们先用冲锋舟将一批批被困居民转移到拜佛台,再将他们送往大渡河对岸的沫若广场,广场紧邻乐山市人民医院。因为大渡河水流非常湍急,冲锋舟没办法横渡,于是现场又调来一艘800吨载重量的运沙船,把居民送过去,时间紧迫,救援更得争分夺秒。

 

到18日下午4点,我们已经转移了210多名被困人员。

 

新京报:救援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杨长俊:这次在太阳岛遇到的洪水很严重,应该是我经历过的最大洪水。太阳岛上有一个村六个组,居民自建房多,而且居住地分散得很广,我们需要找当地人带路点对点救援,也给救援带来了难度。

 

救援中,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找不到被困居民,或没法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洪水中很多情况不可预测,有可能上一秒还安全,下一秒就发生了危险。好在这次救援总体比较顺利。

 

此外,和被困居民沟通时也遇到过一些困难。我们组就遇到了一位被困的聋哑老人,他住的是平房,房子基本都被水淹了,他坐在一个漂浮的木板上,两手抓着窗户。

 

老人可能是舍不得家,或者因为洪水受到了惊吓,怎么也不愿意跟我们走。因为没办法用语言交流,我们让老人的儿子帮忙劝说,大约花了十分钟才说服老人。

两天泡在水里,队员的脚发白肿胀

 

新京报:这两天你们是怎样的作息状态?

 

杨长俊:18日早上6点,我们在支队集结,一直到晚上7点半,撤离了岛上最后一批被困居民,晚上10点,大家才吃上第一顿饭。夜里我们就在车上休息,今早6点多就再次上岛了。

 

这两天,队员们都泡在水里,每个人的脚都发白肿胀。累是肯定的,休息时趴着几秒钟就能睡着。但既然穿着消防的衣服,就得有军人作风,这种危急关头必须站得出来。

 

新京报:你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杨长俊:今天下午,我们大部分队员还在太阳岛上的拜佛台待命,以防出现突发状况。接下来保持战备状态,等待指挥部命令。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世辉

文章标题: 对话乐山洪水救援者:经历过的最大洪水,太阳岛被困居民全部转移
本文链接:http://www.airoesm.cn/221.html